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外域为埃及而来的肚皮舞者

2023-05-19 20:42:52 925

摘要:【外域】不在乎有多远,能安放心灵的地方就是家。埃及开罗,一名肚皮舞者在更换演出服。作者:卜多门夕阳又一次落在了金字塔身后,尼罗河上的游船赶在夜色降临前就早早亮起了灯,五彩的灯火倒影在河水中随波摆动起来。玛格达·蒙提(Magda Monti)...

【外域】不在乎有多远,能安放心灵的地方就是家。

埃及开罗,一名肚皮舞者在更换演出服。

作者:卜多门

夕阳又一次落在了金字塔身后,尼罗河上的游船赶在夜色降临前就早早亮起了灯,五彩的灯火倒影在河水中随波摆动起来。玛格达·蒙提(Magda Monti)在一个著名的法老装饰风格的游船上开始更衣备妆,每周二和周五,她都在这里演出。

埃及开罗,“法老船”入口。

开罗有上百家类似的游船餐厅和酒店每晚上演“肚皮舞”表演。2011年埃及发生动荡后,顾客变得以本地人居多,近年来中国游客也愈发多起来。而这些“肚皮舞”者,跟玛格达一样,她们大多并非埃及人。

埃及开罗,玛格达在“法老船”上为演出做准备。

这是玛格达的演出服。当晚,她将连续表演三场,更换三套演出服。

玛格达来自阿根廷,七年前她独自跨越半个地球来到埃及,为投名师门下继续深造。“‘肚皮舞’起源于埃及,是融在当地人血液中的舞蹈,在这里,你才感受得到那种自由的气息。”她说,“我跳舞,是我获得自由的过程。”

埃及开罗,来自世界各地的“肚皮舞娘”与埃及本地舞者在一个“肚皮舞”节的闭幕式上跳舞。埃及每年都会举办多次大型“肚皮舞”节,吸引全世界的舞者前来学习和交流。

关于“肚皮舞”的起源虽说法不一,但埃及“肚皮舞”的底蕴与国际影响力却毋庸置疑。“肚皮舞”在阿拉伯语中被称作“东方舞”或“民族舞”,有诸多不同的风格与流派,“肚皮舞”者中有被视为国家级的艺术大师,也有出入于灯红酒绿之间、避不开“低俗”与“情色”之嫌的舞娘。

埃及开罗,一名观众在玛格达演出的“法老船”上与她合影。

如今作为一种全球知名的舞蹈,“肚皮舞”在它的故乡之一的埃及,却仍是一种复杂的定义。

关于演出为何青睐雇用外国舞者,游船餐厅经理哈桑·哈德尔(Hassan Khadr)说,因为“她们守时、勤奋、有礼貌,而且技巧优秀、互动好;最重要的是,客人更爱看外国舞者表演”。

埃及开罗,来自智利的摩洛哥人塞夫在拍摄自己的宣传照间隙向外张望。塞夫平时在家练舞时都会拉上窗帘,生怕周围的居民知道他是跳“肚皮舞”的。

不知这是一种偏爱听外国人说相声的好奇心态,还是不愿看到自家孩子“学坏”的避嫌情绪呢?

埃及在伊斯兰国家中虽然世俗化程度较高,但“肚皮舞”仍因其“暴露”的着装、“搔首弄姿”的动作而难以被普罗大众当作一种“艺术”来推崇。热闹的表演席间,有的埃及观众却表现出反常的冷静与克制,男观众当着妻儿的面,眼神飘忽不定,好似有一种“非礼勿视”的难为情。

埃及开罗的一家五星级酒店,玛格达的丈夫穆罕默德与她在房间门口交谈。

天生能歌善舞的埃及人对“肚皮舞”的感情似乎很复杂。而现实是,许多“肚皮舞”者也难以以“舞者”的身份正常生活。

玛格达为此搬了三次家。每当知道她“肚皮舞”者的身份后,原本热情的邻居开始绕道而行,楼下的孩子们也对她做出侮辱性的动作与言语。最终,她在开罗一幢外国人租住的公寓里安定了下来。

她嫁给了一位埃及乐手,名叫穆罕默德。于是,默罕默德负责组织伴奏乐队和经济事务,玛格达得以专心跳舞,两人的结合让玛格达在埃及找到归宿,也让二人看到了事业光明的前景。

埃及开罗,塞夫(中)在一个“肚皮舞”舞蹈节的培训课上练舞。塞夫于2015年来到埃及,是“肚皮舞”圈子里少有的男性舞者,他励志要在“肚皮舞”的故乡干出一番事业,却最终因花光所有积蓄而被迫回家。

玛格达近期去了俄罗斯和日本演出,埃及成了她身上的“金标签”。回到埃及,她又重归低调的生活。

在伊斯兰教的斋月里,“肚皮舞”被视为“荤腥”,禁止公众演出。因此每年斋月期间,埃及的“肚皮舞”者几乎倾巢而出,飞向世界各地的肚皮舞学校、培训班,开始“淘金”之旅。

来自英国的舞者罗娜(Lorna)同样头顶着埃及的光环。在圈内小有名气的她,如今更多是以“来自埃及的‘肚皮舞’大师”的身份到世界各地教学,俄罗斯、日本和中国等新兴的“肚皮舞”市场给了她更多机会。

埃及开罗,罗娜在一个酒吧里表演“肚皮舞”。

“肚皮舞”演出大多在夜里,甚至工作到凌晨,9年间不规律的生活和缺乏睡眠让罗娜患上了胃病,身体也常有不适。经过多年打拼,她终于在埃及过上了白天教学、晚上演出的“规律”生活,不时受邀出国的演出与教学更让她名利双收。

来自智利的摩洛哥裔男舞者赛夫·胡里亚(Saif Al-Hurriya)却没有那么幸运。在智利“小有名气”来到埃及后发现自己“一文不值”,他在朋友的接济下暂时安顿下来,他希望能努力在埃及待下去,一边拜师学艺,一边教学为自己挣深造的学费。

“我练习‘肚皮舞’三年多,时间并不长,但我能找到这种舞蹈应有的内心感觉,所以我进步很快。”赛夫认为这种舞蹈能让女性找到身为女人的自信。

埃及开罗,塞夫为了拍摄宣传照在住所内更换演出服。

他必须谨慎地隐藏自己舞者的身份,以免被邻居赶走,因为“一个外国男性‘肚皮舞’者在埃及社会几乎难以被接受”;他反感埃及“肚皮舞”圈子里浓重的商业气氛;他抱怨大师们不传授“看家本领”的吝啬;他想在埃及学到最纯粹的“肚皮舞”,却在两个多月后因为无法取得正式的工作许可而怅然离去。

近来,赛夫在家乡智利的培训班有了起色,他也不再惆怅。当被问起是否考虑去中国发展时,这一次他成熟地表示,希望有稳定的机构邀请再做打算。

塞夫在拍摄自己的宣传照间隙抽烟。

在中国,各种“肚皮舞”培训机构和集训班如雨后春笋般迅速火遍大江南北,景气的市场也使得许多中国“肚皮舞”者来到埃及进修学习,孙(Mini Sun)就是其中一个。

埃及每年有几大“肚皮舞”节,由不同的公司主办,其目的都是吸引全球专业的“肚皮舞”者和爱好者前来交流,同时举办一系列提供等级证书的教学课程,公司、教练与学员“各取所需”。

埃及开罗,周在住所内化妆。27岁的周是陕西咸阳人,2015年年初来到埃及进修“肚皮舞”,半年后因拒绝行业内的“潜规则”而选择离开埃及。

“国内有不少勤奋、优秀的‘肚皮舞’教练,出国学习对他们是非常好的提升机会;埃及的‘金字招牌’也非常受到国内的认可。”孙说,“现在国内市场蓬勃发展,对专业教练的需求非常大。”

孙如今在杭州利用业余时间教学,同时也邀请外国舞者来华教课,她希望通过努力能让国内爱好者们感受到正统“肚皮舞”的魅力。

周在住所内留影。从小性格中带点“男孩子气”的她在高中时因为父母的鼓励,开始学习这种“散发女性魅力”的舞蹈。

埃及男舞者艾哈迈德·拉法特(Ahmed Rafaat)目前正在中国演出,在演出的海报上他被称为“世界著名东方舞编导艺术家、世界最著名藤杖大师”。今年他已数次到中国演出和教学,中国也已成为他所在的公司最重要的市场之一。

艾哈迈德也意识到中国优秀“肚皮舞”教练的缺乏,他目前正计划利用互联网,让埃及地道的“肚皮舞”能更轻松地传入中国。

埃及开罗的一家五星级酒店,玛格达在表演“肚皮舞”。

一阵急促而干脆的鼓点突然加速又戛然而止,玛格达踩在最后一拍上,张开双臂,头发被甩到脑后。在一阵鼓掌声中,玛格达向观众致意。鼓点再次热烈响起,玛格达走到观众身边与之合影,于是游客手中便多了一张风情浓厚的尼罗河上“肚皮舞”的留念照片。

【外域】栏目主持人:张源培

(新华社记者潘超越参与采访,文中照片均由潘超越拍摄。)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